藿香正氣:古為今用,抗疫新希望

2020年02月02日


在過去的兩天,雙黃連引起了巨大的爭議,從第一天的全民搶貨到第二天的各種針對分析,那到底中藥有沒有作用?1月27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是當下最具臨床指導意義的文件,《方案》里所列中藥是經過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高級專家組討論過的,對于新型肺炎的防治是有積極意義的。

《方案》認為在醫學觀察期臨床表現為乏力伴胃腸不適時,推薦中成藥為藿香正氣膠囊(丸、水、口服液),曾幾何時,藿香正氣相關藥品是老百姓夏天常備的用于治療胃腸型感冒的中成藥,為什么能被推薦用于本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治療?

發表于1月29日《中醫雜志》上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肺炎中醫臨床特征與辨證治療初探》由多位作者撰寫,作者單位有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湖北省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湖北省武漢市中醫院,廣東省中醫院,均是各自單位的院長、副院長、呼吸科主任等,基本可以代表當下中醫界對于這次肺炎的論斷。原文部分摘抄如下:

中醫病因學強調審證求因,綜上判斷,本次2019-nCoV 感染,屬于中醫濕邪性質的疫癘范疇,其病因屬性為“濕毒之邪。濕困脾閉肺,氣機升降失司,濕毒化熱、傳入陽明,形成陽明腑實,濕毒瘀熱內閉,熱深厥深。目前因為各地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都是經武漢輸入性病例,所以目前觀察到病例的病因屬性和病機特點大致相似。

……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當屬于“濕毒疫”范疇,感受“濕毒之邪”致病,“濕毒”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理核心。病位在肺,基本病機特點為“濕、毒、瘀、閉”。病程纏綿,濕邪纏綿,如油裹面,因此治療需要始終圍繞關注濕邪的論治。

……

需要注意,本病屬于“濕毒化熱”為主,并非“熱毒夾濕”,因此臨床治療側重于祛濕,而非清熱,如果冒然清熱解毒,過早用寒涼藥物,必然會導致濕邪加重,會出現“冰伏”,反而影響治療效果。所以本病應在辨治規律基礎上,注重濕邪的祛除,芳香化濁避穢,透表散邪,升降脾胃,以給邪以出路,是中醫治療的核心。因此治療原則如下:1)早治療:早診斷,盡早使用中醫藥;2)重祛邪:該病為濕毒疫癘之邪感之,明代吳又可強調“逐邪為第一要義”,故宣肺祛濕透邪要貫穿治療始終;3)防傳變:病機初見端倪即可采取措施,用藥先于病機病勢,以阻止傳變,防范其他臟器的損傷。

至此,為什么藿香正氣相關藥品被推薦用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早期治療和預防,就是因為一個字“濕”。那為什么藿香正氣能祛濕?我們來看其配方,藿香正氣里藿香用量偏重,性苦辛溫,能行氣化濕兼解表,主治內外之濕。蘇葉、白芷都是辛溫入肺經,助藿香解表祛濕,同時蘇葉入脾經,白芷入胃經,可以調理脾胃的紊亂狀態,桔梗可以宣肺,調理一身氣機。半夏、白術、厚樸、陳皮能幫助運化中焦水濕,大腹皮利水濕從大便走,茯苓利水濕從小便走。所有藥物一起既能祛內外之濕,又能兼顧上中下三焦之濕,兼有健脾醒脾的功效。諸藥配伍,可使風寒外散,濕濁內化,清升濁降,氣機通暢。

所以夏日常用的藿香正氣用于本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可以說是對癥下藥,盡早使用盡早祛濕邪。

huo-xiang-zheng-qi

作為一家有操守,有社會責任感的制藥公司,廣西慧寶源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始終堅持以現代科學技術應用于傳統中成藥制造,生產出高質量中成藥造福國人健康,回報社會。慧寶源愿與醫務人員和廣大人民群眾在一起,為奪取最終防疫戰爭勝利貢獻綿薄之力。

huo-xiang-zheng-qi

由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目前尚無特效根治病毒藥物,當前醫學方案以緩解癥狀、增強免疫力預防為主,以下藥物可供參考。

huo-xiang-zheng-qi